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1卷·牙痛姑妈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这个故事我们是从哪儿搜集来的呢? 

    你想知道吗?  

    我们是从一个装着许多旧纸的桶里搜集来的。有许多珍贵的好书都跑到熟菜店和杂货店里去了;它们不是作为读物,而是作为必需品待在那儿的。杂货店包淀粉和咖啡豆需要用纸,包咸青鱼、黄油和干酪也需要用纸。写着字的纸也是可以有用的。  

    有些不应该待在桶里的东西也都跑到桶里去了。  

    我认识一个杂货店里的学徒他是一个熟菜店老板的儿子。他是一个从地下储藏室里升到店面上来的人。他阅读过许多东西杂货纸包上印的和写的那类东 西。他收藏了一大堆有趣的物件,其中包括一些忙碌和粗心大意的公务员扔到字纸篓里去的重要文件,这个女朋友写给那个女朋友的秘密信,造谣中伤的报告这 是不能流传、而且任何人也不能谈论的东西。他是一个活的废物收集机构;他收集的作品不能算少,而且他的工作范围也很广。他既管理他父母的店,也管理他主人 的店。他收集了许多值得一读再读的书或书中的散页。  

    他曾经把他从桶里大部分是熟菜店的桶里一一收集得来的抄本和印刷物拿给我看。有两三张散页是从一个较大的作文本子上扯下来的。写在它们上面的那些非常美丽和清秀的字体立刻引起我的注意。  

    这是一个大学生写的!他说。这个学生住在对面,是一个多月以前死去的。人们可以看出,他曾经害过很厉害的牙痛病。读读这篇文章倒是蛮有趣的!这 里不过是他所写的一小部分。它原来是整整一本,还要多一点。那是我父母花了半磅绿肥皂的代价从这学生的房东太太那里换来的。这就是我救出来的几页。  

    我把这几页借来读了一下。现在我把它发表出来。  

    它的标题是:  

    牙痛姑妈 

    1 

    小时候,姑妈给我糖果吃。我的牙齿应付得了,没有烂掉。现在我长大了,成为一个学生。她还用甜东西来惯坏我,并且说我是一个诗人。  

    我有点诗人品质,但是还不够。但我在街上走的时候,我常常觉得好像是在一个大图书馆里散步。房子就像是书架,每一层楼就好像放着书的格子。这儿有日常 的故事,有一部好的老喜剧,关于各种学科的科学著作;那儿有黄|色*书刊和优良的读物。这些作品引起我的幻想,使我作富于哲学意味的沉思。  

    我有点诗人品质,但是还不够。许多人无疑也会像我一样,具有同等程度的诗人品质;但他们并没有戴上写着诗人这个称号的徽章或领带。  

    他们和我都得到了上帝的一件礼物一个祝福。这对于自己是很够了,但是再要转送给别人却又不足。它来时像陽光,具有灵魂和思想。它来时像花香,像一支歌;我们知道和记得起它,但是却不知道它来自什么地方。  

    前天晚上,我坐在我的房间里,渴望读点什么东西,但是我既没有书,也没有报纸。这时有一片新鲜的绿叶从菩提树上落下来了。风把它从窗口吹到我身边来。 我望着散布在那上面的许多叶脉。一只小虫在上面爬,好像要对这片叶子作深入的研究似的。这时我就不得不想起人类的智慧。我们也在叶子上爬,而且也只知道这 叶子,但是却喜欢谈论整棵大树、根子、树干、树顶。这整棵大树包括上帝、世界和永恒,而在这一切之中我们只知道这一小片叶子!  

    当我正在坐着的时候,米勒姑妈来看我。  

    我把这片叶子和上面的爬虫指给她看,同时把我的感想告诉她。她的眼睛马上就亮起来了。  

    你是一个诗人!她说,可能是我们的一个最大的诗人!如果我能活着看到,我死也瞑目。自从造酒人拉斯木生入葬以后,我老是被你的丰富的想象所震惊。  

    米勒姑妈说完这话,就吻了我一下。  

    米勒姑妈是谁呢?造酒人拉斯木生是谁呢?  

    2 

    我们小孩子把妈妈的姑妈也叫做姑妈;我们没有别的称呼喊她。  

    她给我们果子酱和糖吃,虽然这对我们的牙齿是有害的。  

    不过她说,在可爱的孩子面前,她的心是很软的。孩子是那么心爱糖果,一点也不给他们吃是很残酷的。  

    我们就为了这事喜欢姑妈。  

    她是一个老小姐;据我的记忆,她永远是那么老!她的年纪是不变的。  

    早年,她常常吃牙痛的苦头。她常常谈起这件事,因此她的朋友造酒人拉斯木生就幽默地把她叫做牙痛姑妈。  

    最后几年他没有酿酒;他靠利息过日子。他常常来看姑妈;他的年纪比她大一点。他没有牙齿,只有几根黑黑的牙根。  

    他对我们孩子说,他小时候吃糖太多,因此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姑妈小时候倒是没有吃过糖,所以她有非常可爱的白牙齿。  

    她把这些牙齿保养得非常好。造酒人拉斯木生说,她从不把牙齿①带着一起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