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2卷·安妮·莉斯贝

(第4/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多甚至变得没有了。这时她又打算掉转身,沿着那条最短 的路走回家去,立刻那个担子又压到她身上来了:抓紧!抓紧!这好像青蛙的叫声,又好像鸟儿的哀鸣,她听得非常清楚。为我挖一个坟墓吧!为我挖一个坟墓 吧! 

    雾是又冷又潮湿;她的手和面孔也是由于恐怖而变得又冷又潮湿。周围的压力向她压过来,但是她心里的思想却在无限地膨胀。这是她从来没有经验过的一种感觉。 

    在北国,山毛榉可以在一个春天的晚上就冒出芽,第二天一见到太陽就现出它幸福的春青美。同样,在我们的心里,藏在我们过去生活中的罪恶种子,也会在一 瞬间通过思想、言语和行动冒出芽来。当良心一觉醒的时候,这种子只需一瞬间的工夫就会长大和发育。这是上帝在我们最想不到的时刻使它起这样的变化的。什么 辩解都不需要了,因为事实摆在面前,作为见证。思想变成了语言,而语言是在世界什么地方都可以听见的。我们一想到我们身中藏着的东西,一想到我们还没有能 消灭我们在无意和骄傲中种下的种子,我们就不禁要恐怖起来。心中可以藏着一切美德,也可以藏着罪恶。 

    它们甚至在最贫瘠的土地上也可以繁殖起来。 

    安妮莉斯贝的心里深深地体会到我们刚才所讲的这些话。她感到极度地不安,她倒到地上,只能向前爬几步。一个声音说:请埋葬我吧!请埋葬我吧!只 要能在坟墓里把一切都忘记,她倒很想把自己埋葬掉。这是她充满恐惧和惊惶的、醒觉的时刻。迷信使她的血一会儿变冷,一会儿变热。有许多她不愿意讲的事情, 现在都集中到她的心里来了。 

    一个她从前听人讲过的幻象,像明朗的月光下面的云彩,静寂地在她面前出现:四匹嘶鸣的马儿在她身边驰过去了。它们的眼睛里和鼻孔里射出火花,拉着一辆 火红的车子,里面坐着一个在这地区横行了一百多年的坏人。据说他每天半夜要跑进自己的家里去一次,然后再跑出来。他的外貌并不像一般人所描述的死人那样, 惨白得毫无血色*,而是像熄灭了的炭一样漆黑。他对安妮莉斯贝点点头,招招手: 

    抓紧!抓紧!你可以在伯爵的车子上再坐一次,把你的孩子忘掉! 

    她急忙避开,走进教堂的墓地里去。但是黑十字架和大渡鸦在她的眼前混作一团。大渡鸦在叫像她白天所看到的那样叫。不过现在她懂得它们所叫的是什么 东西。它们说:我是大渡鸦妈妈!我是大渡鸦妈妈!每一只都这样说。安妮莉斯贝知道,她也会变成这样的一只黑鸟。如果她不挖出一个坟墓来,她将永远也 要像它们那样叫。 

    她伏到地上,用手在坚硬的土上挖一个坟墓,她的手指流出血来。 

    把我埋葬掉吧!把我埋葬掉吧!这声音在喊。她害怕在她的工作没有做完以前鸡会叫起来,东方会放出彩霞,因为如果这样,她就没有希望了。 

    鸡终于叫了,东方也现出亮光。她还要挖的坟墓只完成了一半。一只冰冷的手从她的头上和脸上一直摸到她的心窝。 

    只挖出半个坟墓!一个声音哀叹着,接着就渐渐地沉到海底。是的,这就是海鬼!安妮莉斯贝昏倒在地上。她不能思想,失去了知觉。 

    她醒转来的时候,已经是明朗的白天了。有两个人把她扶起来。她并没有躺在教堂的墓地里,而是躺在海滩上。她在沙上挖了一个深洞。她的手指被一个破玻璃杯划开了,流出血来。这杯子底端的脚是安在一个涂了蓝漆的木座子上的。 

    安妮莉斯贝病了。良心和迷信纠缠在一起,她也分辨不清,结果她相信她现在只有半个灵魂,另外半个灵魂则被她的孩子带到海里去了。她将永远也不能飞上天国,接受慈悲,除非她能够收回深藏在水底的另一半灵魂。 

    安妮莉斯贝回到家里去,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样子了。她的思想像一团乱麻一样。她只能抽出一根线索来,那就是她得把这个海鬼运到教堂的墓地里去,为他挖一个坟墓这样她才能招回她整个的灵魂。 

    有许多晚上她不在家里。人们老是看见她在海滩上等待那个海鬼。这样的日子她挨过了一整年。于是有一天晚上她又不见了,人们再也找不到她。第二天大家找了一整天,也没有结果。 

    黄昏的时候,牧师到教堂里来敲晚钟。这时他看见安妮莉斯贝跪在祭坛的脚下。她从大清早起就在这儿,她已经没有一点气力了,但是她的眼睛仍然射出光 彩,脸上仍然现出红光。太陽的最后的晚霞照着她,射在摊开在祭坛上的《圣经》的银扣子上①。《圣经》摊开的地方显露出先知约珥的几句话:你们要撕裂心 肠,不撕裂衣服,归向上帝②! 

    ①古时的《圣经》像一个小匣子,不念时可以用扣子扣上。 

    ②见《圣经旧约全书约珥书》第二章第十三节。最后归向上帝这句话应该是归向耶和华你们的神,和安徒生在这里引用的略有不同。 

    这完全是碰巧,人们说,有许多事情就是偶然发生的。 

    安妮莉斯贝的脸上,在太陽光中,露出一种和
(第4/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