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2卷·姑妈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不过她总算为他弄到了一个位子。他要倒看舞台上的表演。姑妈说:这个词儿是他亲口说 出来的真能代表他的个性*。 

    因此他就从上面倒看《所罗门的审判》了,同时也就睡着了。你很可能以为他事先赴过宴会,干了好多杯酒。他睡过去了,而且因此被锁在里面。他在戏院 里的这一觉,睡过了整个黑夜。睡醒以后,他把全部经过都讲了出来,但是姑妈却不相信他的话。经纪人说:《所罗门的审判》演完了,所有的灯和亮都灭了,楼 上和楼下的人都走光了;但是真正的戏所谓余兴还不过是刚刚开始呢。经纪人说,这才是最好的戏呢!道具都活起来了。它们不是在演《所罗门的 审判》;不是的,它们是在演《戏院的审判日》。这一套话,经纪人法布居然胆敢叫姑妈相信!这就是她为他弄到一张台顶票所得到的感谢! 

    经纪人所讲的话,听起来确实很滑稽,不过骨子里却是包含着恶意和讽刺。 

    那上面真是漆黑一团,经纪人说,不过只有在这种情景下,伟大的妖术演出《戏院的审判日》才能开始。收票人站在门口。每个看戏的人都要交出品行证 明书,看他要不要戴着手铐,或是要不要戴着口络走进去。在戏开演后迟到的上流社会中人,或者故意在外面浪费时间的年轻人,都被拴在外面。除了戴上口络以 外,他们的脚还得套上毡底鞋,待到下一幕开演时才能走进去。这样,《戏院的审判日》就开始了。 

    这简直是我们上帝从来没有听过的胡说!姑妈说。 

    布景画家如果想上天,他就得爬着他自己画的梯子,但是这样的梯子是任何人也爬不上的。这可以说是犯了违反透视规则的错误。舞台木工如果想上天,他就得 把他费了许多气力放错了地方的那些房子和树木搬回到正确的地方来,而且必须在鸡叫以前就搬好。法布先生如果想上天,也得留神。至于他所形容的那些悲剧和喜 剧中的演员,歌唱和舞蹈的演员,他们简直糟糕得很。法布先生!佛拉布先生!他真不配坐在台顶上。姑妈永远不愿意把他的话传达给任何人听。但是佛拉布这东 西,居然说他已经把这些话都写下来了,而且还要印出来不过这要在他死了以后,不在他死去以前,因为他怕人家活剥他的皮。 

    姑妈只有一次在她的幸福的神庙戏院里感到恐怖和苦恼。那是在冬天那种一天只有两个钟头的稀薄的陽光的日子里。这时天气又冷又下雪,但是姑 妈不得不到戏院里去。除了一个小型歌剧和一个大型芭蕾舞、一段开场白和一段收场白以外,主戏是《赫尔曼冯翁那》,这出戏一直可以演到深夜。姑妈非去不 可。她的房客借给她一双里外都有毛的滑雪靴。她连小腿都伸进靴子里去了。 

    她走进戏院,在包厢里坐下来。靴子是很暖和的,因此她没有脱下来。忽然间,有一个喊起火的声音叫起来了。 

    烟从舞台边厢和顶楼上冒出来了,这时立刻起了一阵可怕的骚动。大家都在向外乱跑。姑妈坐在离门最远的一个包厢里。 

    布景从第二层楼的左边看最好,她这样说过,因为它是专为皇家包厢里的人的欣赏而设计的。姑妈想走出去,但是她前面的人已经在恐怖中无意地把门关上了。姑妈坐在那里面,既不能出,也不能进这也就是说,进不到隔壁的一个包厢里去,因为隔板太高了。 

    她大叫起来,谁也听不见。她朝下面的一层楼望。那儿已经空了。这层楼很低,而且隔她不远。姑妈在恐怖中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年轻和活泼起来。她想跳下去。 她一只腿跨过了栏杆,另一只腿还抵在座位上。她就是这样像骑马似地坐着,穿着漂亮的衣服和花裙子,一条长腿悬在外面一条穿着庞大的滑雪靴的腿。这副样 儿才值得一看呢!她当真被人看见了,因此她的求救声也被人听见了。她被人从火中救出来了,因为戏院到底还是没有被烧掉。 

    她说这是她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一晚。她很高兴她当时没有办法看见自己的全貌,否则她简直要羞死了。 

    她的恩人舞台装置部的西凡尔生先生经常在礼拜天来看她。不过从这个礼拜天到下个礼拜天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因此近来一些时日里,在每个星期三前后,她就找一个小女孩来吃剩饭这就是说,把每天午饭后剩下的东西给这女孩子当晚饭吃。 

    这个女孩子是一个芭蕾舞班子里的一员;她的确需要东西吃。她每天在舞台上作为一个小妖精出现。她最难演的一个角色*是当《魔笛》①中那只狮子的后腿。不 过她慢慢长大了,可以演狮子的前腿。演这个角色*,她只能得到三毛钱;而演后腿的时候,她却能得到一块钱在这种情形下,她得弯下腰,而且呼吸不到新鲜空 气。姑妈觉得能了解到这种内幕也是蛮有趣的事情。 

    ①这是奥地利音乐家莫扎特(Mozart,17561791)的一个歌剧。 

    她的确值得有跟戏院同样长久的寿命,但是她却活不了那么久。她也没有在戏院里死去,她是在她自己的床上安静地、庄严地死去的。她临终的一句话是非常有意义的。她问:明天有什么戏上演?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