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2卷·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第4/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人的意思:他的最好的东西是在黑土里,在坟墓的深处。 

    许多年过去了年数虽然不太多,但依卜却觉得很长。 

    那对年老的旅店主人,先后都去世了。他们全部的财产几千块钱都归他们的儿子所有了。是的,现在克丽斯玎可以有金车子和许多漂亮的衣服。 

    在随后的两年内,克丽斯玎没有写信回去。当她父亲最后接到她的一封信的时候,那不是在兴盛和快乐中写的。可怜的克丽斯玎!她和她的丈夫都不知道怎样节约使用这笔财富。它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它没有带来幸福,因为他们自己不希望有幸福。 

    石楠花开了,又谢了。雪花在塞歇得荒地上,在山脊上,飘过了好几次。在这山脊下,依卜住在一块风吹不到的地方。 

    春天的太陽照得非常明朗;有一天当依卜正在犁地的时候,犁忽然在一块类似燧石的东西上面犁过去了。这时有一堆像刨花的黑东西从土里冒出来。当依卜把它 拿起来的时候,发现这原来是一块金属品。那块被犁头划开的地方,现在闪出耀眼的光来。这原来是异教徒时代留下的一个大臂钏。他翻动了一座古墓;现在它里面 的财宝被他发现了。依卜把他所发现的东西拿给牧师看。牧师把它的价值解释给他听,然后他就到当地的法官那儿去。法官把这发现报告给哥本哈根的当局,同时劝 他亲自送去。 

    你在土里找到了最好的东西!法官说。 

    最好的东西!依卜想。我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而且是在土里找到的!如果说这是最好的东西的话,那么那个吉卜赛女人对我所作的预言是兑现了! 

    于是依卜从奥湖斯①乘船到皇家的哥本哈根去。他以前只渡过古德诺河,所以这次旅行,对于他说来,等于横渡一次大洋。 

    ①奥湖斯(Aarhus)是丹麦的第二个大城市。从这儿到哥本哈根去,要坐八个钟头的海船。这对于丹麦人说来,是最长的一段旅程。 

    他到了哥本哈根。 

    他所发现的金子的价钱,当局都付清给他了。这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六百块钱。从塞歇得荒地上树林中来的依卜,现在可以在这热闹的大首都散步了。 

    有一天,在他要跟船长回到奥湖斯去以前,他在街上迷了路;他所走的路,跟他所应该走的方向完全相反。他走过克尼伯尔桥,跑到克利斯仙哈文的郊区来,而 没有向西门的城垣走去。他的确是在向西走,但是却没有走到他应去的地方。这儿一个人也看不见。最后有一个很小的女孩子从一间破烂的屋子里走出来了。依卜向 这孩子问他所要寻找的那条街。她怔了一下,朝他看了一眼,接着放声大哭。他问她为什么难过,但是他听不懂她回答的话。他们来到一个路灯下面,灯光正照在她 的脸上。他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简直是活生生的克丽斯玎在他面前出现,跟他所能记起的她儿时的那副样儿完全一样。 

    他跟着小姑娘走进那个破烂的屋子里去,爬上一段狭窄破烂的楼梯它通到顶楼上的一个小房间。这儿的空气是浑浊闷人的,灯光也没有;从一个小墙角里,飘来一阵叹息声和急促的呼吸声。依卜划了一根火柴。这孩子的妈妈躺在一张破烂的床上。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依卜问。小姑娘把我带到这儿来,不过我在这个城里是一个生人。你有什么邻居或朋友需要我去替你找来吗? 

    于是他就把这生病的女人的头扶起来。 

    这原来就是在塞歇得荒地上长大的克丽斯玎! 

    在尤兰的家里,许多年来没有人提起过她的名字,为的是怕搅乱了依卜的平静的心情。关于她的一些传说的确也是不太好。事实的真相是:她的丈夫自从继承了 他父母的那笔财产以后,变得自高自大,胡作非为。他放弃了可靠的工作,跑到外国去旅行了半年;回来的时候,已经负了一身债,但他仍然过着奢侈的生活。正如 古话所说的,车子一步一步倾斜,最后完全翻掉了。他的许多逢场作戏的酒肉朋友都说他活该如此,因为他生活得完全像一个疯子。有一天早晨,人们在皇家花园的 河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死神的手已经搁在克丽斯玎的头上了。她在幸福中盼望的、但在愁苦中出生的最小的孩子,生下来不到几个星期就进入了坟墓。现在临到克丽斯玎本人了。她病 得要死,没有人照料;她躺在一个破烂的房间里,这种贫困,她小时候住在塞歇得荒地上,可能忍受得下来,但是现在却使她感到痛苦,因为她已经习惯于富裕的生 活了。现在跟她一块儿挨饿受穷的,是她的最大的孩子也是一个小小的克丽斯玎。就是她领依卜进来的。 

    我恐怕快要死了,留下这个孤单的孩子!她叹了一口气。她将怎样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呢?别的话她一句也说不出来。 

    依卜又划着了一根火柴,找到了一根蜡烛头。他把它点着,照亮这个破烂的住房。 

    依卜看了看这个小女孩,于是他就想起了克丽斯玎年轻时候的那副样儿。他觉得,为了克丽斯玎的缘故,他应该爱这个孩子,虽然他并不认识她
(第4/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