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4卷·一串珍珠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在也没有了。然而还是有一个古老的遗迹存留了下来。人们把它修理了无数次。它就是立在山上的一个木十字架。在远古时代的某一天夜 里,斯拉格尔斯的牧师圣安得尔斯被神托着从耶路撒冷的空中起飞。他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落在这座山上。 

    柯尔索尔你①是在这地方出生的,你给我们: 

    在瑟兰岛之文克努得的歌中, 

    戏谐中杂有诚意。 

    你是语言和风趣的大师!那个荒凉堡垒的古墙是你儿时之家的最后一个可以看得见的明证。当太陽落下去的时候,它的影子就映着你出生的那幢 房子。你在这古墙上向斯卜洛戈的高地望;当你还是很小的时候,你看到月亮沉到岛后②,你用不朽的调子歌颂它,正如你歌颂瑞士的群山一样。你在世界 的《迷宫》③里走过,你发现: 

    什么地方的玫瑰也没有这样鲜艳, 

    什么地方的荆棘也没有这样细小, 

    什么地方的床榻也没有这样柔软, 

    像我们天真的儿时睡过的那样好。 

    你这活泼的、风趣的歌手!我们为你扎一个车叶草的花环。我们把这花环抛到湖里,让波浪把它带到埋葬着你的骨灰的吉勒尔海峡的岸旁。这花环代表年轻的一代对你的敬意,代表你的出生地柯尔索尔对你的敬意这串珠子在这儿断了。 

    ①指丹麦的名诗人和讽刺作家柏格生(Jens Immanuel Bagsen,1764~1826)。 

    ②引自柏格生的一首名歌《当我还是很小的时候》。 

    ③这是伯格生的第一部游记。 

    二 

    这的确是从哥本哈根牵到柯尔索尔的一串珠子,外祖母听到我们刚才念的句子说。这对于我说来是一串珠子,而且40多年以来一直是如此,她 说。那时我们没有蒸汽机。现在我们只须几个钟头就可以走完的路程,那时得花好几天工夫。那是1815年;我才21岁。那是一个可爱的时代!现在虽然已经 过了60年,时代仍然是可爱的,充满了幸福!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们认为哥本哈根是一切城市中最大的城市。比起现在来,那时去哥本哈根一次就算是一件了不起 的事情。我的父母还想过了20年以后再去看一次;我也得跟着同去。我们把这次旅行的计划谈论了好几年,现在这计划却真的要实现了!我觉得,一个完全不同的 新生活快要开始;在某种意义上说,我的这种新生活也真的开始了。 

    大家忙着缝东西和捆行李。当我们要动身的时候,的确,该有多少好朋友来送行啊!这是我们的一次伟大的旅行!在上午我们坐着爸爸和妈妈 的荷尔斯坦式的马车走出奥登塞来。我们在街上经过的时候,一直到我们走出圣雨尔根门为止;所有的熟人都在窗子里对我们点头。天气非常晴和,鸟儿在唱着 歌,一切都显得非常可爱。我们忘记了去纽堡是一段艰苦的长途旅行。我们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邮车要到深夜才能到来,而船却要等它来了以后才开行。但是我 们却上了船。我们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平静的水。 

    我们和着衣服躺下睡了。我早晨一醒来就走上甲板。雾非常大,两边岸上什么也看不见。我听到公鸡的叫声,同时也注意到太陽升上来了,钟 声响起来了。我们来到了什么地方呢?雾已经消散了。事实上我们仍然停泊在纽堡附近。一股轻微的逆风整天不停地吹着。我们一下把帆掉向这边,一下把帆掉向那 边,最后我总算是很幸运:在晚间刚过11点钟的时候,我们到达了柯尔索尔。但是这18海里的路程已经使我们花了22个钟头。 

    走上陆地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天却很黑了;灯光也不亮。一切对我说来都是生疏的,因为我除了奥登塞以外,什么别的地方也没有去过。 

    柏格生就是在这儿出生的!我的父亲说,比尔克纳①也在这儿住过。 

    ①比尔克纳(Michael Gottlieb Birkner,1756~1798)是一个为言论自由而斗争的人。 

    这时我就觉得,这个充满了矮小房子的小城市立刻变得光明和伟大起来。我们同时也觉得非常高兴,我们的脚是踏着坚实的地面。这天晚上我睡不着;我想着自从前天离家以后我所看过和经历过的这许多东西。 

    第二天早晨我们很早就得爬起来,因为在没有到达斯拉格尔斯以前,我们还有一条充满了陡坡和泥坑的坏路要走。在斯拉格尔斯另一边的一段 路也并不比这条好。我们希望早点到达螃蟹酒家;我们可以从这儿在当天到苏洛去。我们可以拜访一下磨坊主的爱弥尔我们就是这样称呼他的。是的, 他就是你的外祖父,是我的去世的丈夫,是乡下的牧师。他那时在苏洛念书,刚刚考完第二次考试,而且通过了。 

    我们在中午过后到达螃蟹酒家。这是那时一个漂亮的地方,是全部旅程中一个最好的酒店,一个可爱的处所。是的,大家都得承认,它现 在还是如此。卜兰别克太太是一个勤快的老板娘;店里所有的东西都像擦洗得非常干净的切肉桌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