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4卷·全家人讲的话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全家的人讲了些什么话呢?唔,请先听小玛莉说的什么吧。 

    这是小玛莉的生日;她觉得这是所有的日子中最美好的一天。她所有的小男朋友和小女朋友们都来和她玩耍;她穿着最漂亮的衣服。这是她从祖母那儿得来的。祖母已经到上帝那儿去了,不过在她走进明亮和美丽的天国以前,她就已经把衣服裁好了,缝好了。 

    玛莉房里的桌子上摆满了华丽的礼物:有设备齐全的最精致的厨房,有能够转动眼睛和在肚皮上一按就能说声噢!的木偶,还有一本画册,里面有最美妙的故事可读如果你认识字的话!但是比所有的故事更美妙的是,过许多生日! 

    活着本身就是美妙的!小玛莉说。 

    千爸爸还补充了一句,说活着本身就是最美妙的童话。 

    她的两个哥哥住在旁边的一个房间里。他们都是大孩子,一个9岁,一个11岁。他们也觉得活着是很可爱的照自己的方式活着,而不是像 玛莉这样一个孩子活着;不,是像一个活泼的小学生一样地活着:品行通知书上写着优等,跟同学痛快地比比气力,在冬天滑冰,在夏天踩踏车,阅读关于城 堡、吊桥和地牢的故事,静听关于非洲中部的探险。但是有一个孩子却有一种不安的情绪:他害怕在他没有长大以前,一切东西就已经被发现了。他自己非常希望去 作一番冒险。干爸爸曾经说过,生活是一个最美妙的童话①,而且人本身就在这个童话里面。 

    ①这儿的童话跟上句的冒险在丹麦文里同是eventyr这个字,因为这个字有两种意义。这种双关意义,在中文里是无法译出来的。 

    这些孩子住在第一层楼。在更高的一层楼上住着这个家族的另一分支,他们也有孩子,不过都长大了:一个有17岁,另一个有20岁,但是第三个,据小玛莉的意见,要算年纪最大他有25岁,而且还订了婚。 

    他们的境况都很好;他们的父母好,衣服好,能力也好。他们知道自己的要求:向前进!打倒一切旧的障碍!把整个世界摊开来自由地看一看这才是我们认为最美妙的事情呢。干爸爸说得对: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最美妙的童话! 

    爸爸和妈妈都是年纪大的人他们的年纪自然会比孩子大一些的。他们的嘴角上飘着微笑,眼睛和心里也藏着微笑;他们说: 

    这些年轻人是多么年轻啊!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按照他们想象的那样在发展,但是却在不停地发展。生活是一个奇怪而可爱的童话! 

    干爸爸住在最上层,略微接近天空大家这样形容住在顶楼上的人。他已经老了,但是精神却非常年轻,他的心情老是很好;他会讲的故事又 多又长。他周游过世界;他的房间里摆着各国可爱的东西: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都挂满了画;有些窗玻璃是红的,有些是黄的如果人们朝里面望,不管外面的天 气怎样-阴-,世界总像是充满了太陽光。一个大玻璃盆里栽着绿色*的植物;在这玻璃盆的另一边,有几条金鱼在游泳它们望着你,好像它们知道的事情太多,而不 屑于和人讲话似的。这儿甚至在冬天都有花的香味。火在炉子里熊熊地燃着。坐在这儿望着火,听它烧得僻啪僻啪地响,真是有趣得很。 

    这使我回忆起许多过去的事情,干爸爸说。小玛莉也似乎看见火里出现了许多图景。 

    但是在旁边的一个大书架里放着许多真正的书。有一本是干爸爸常读的,他把它叫做书中之书:这是一部《圣经》。在绘图里,整个世界和整个人类的历史都被描写出来了:创世、洪水、国王和国王中的国王。 

    一切已经发生过和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书里全有!干爸爸说。一本书包罗万象!请想想看!的确,人类所祈求的一切东西,《主祷文》用 几个字就说清楚了:我们在天上的父!①这是慈悲的水滴!这是上帝赐予的安慰的珠子。它是放在孩子的摇篮里,放在孩子心里的一件礼物。小宝贝,把它好好 地保藏着吧!不管你长得多大,不要遗失它;那么你在变幻无穷的道路上就不会迷失方向!让它照着你,你就不会走错路! 

    ①《主祷文》是基督教最常用的一篇祈祷文,见《圣经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九至十三节。 

    干爸爸说到这儿眼睛就亮起来了,射出快乐的光辉。这对眼睛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哭过。那也是很好的,他说。那时正是考验的时候,一切 都显得灰暗。现在我身里身外都有陽光。人的年纪一大,就更能在幸福和灾难的时刻中看出上帝是和我们在一起,生活是一个最美妙的童话只有上帝才能给我们 这些东西,而且永远是如此! 

    活着本身就是最美妙的!小玛莉说。 

    小男孩子和大男孩子也都这样说。爸爸。妈妈和全家的人也都这样说。特别是干爸爸也这样说。他有生活的经验,他是年纪最大的一个人,知道所有的故事,所有的童话,而且说直接从心里说出来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最美妙的童话! 

    (1870) 

    这篇作品发表在1870年9月哥本哈根出版的《传奇和历史故事》杂志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