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中国儿童文学网”,网址永远不丢失!

中国儿童文学网欢迎您!| 写作技巧| 作文欣赏| 高考作文

第4卷·影子

(第2/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家里、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的话,大家将会说这是他模仿那个故事编出来的。他不愿意人们这样议论他。因此他就打算完全不提这事情这是一个合理的想法。 

    晚上他又走到他的陽台上来,他已经把烛灯仔细地在他后面放好,因为他知道影子总是需要它的主人作为掩护的,但是他没有办法把它引出来。他把自己变小,把自己扩大,但是影子却没有产生,因此也没有影子走出来。他说:出来!出来!但是这一点用也没有。 

    这真使人苦恼。不过在热带的国度里,一切东西都长得非常快。过了一个星期以后,有一件事使他非常高兴:他发现当他走到太陽光里去的时候,一个新的影子从 他的腿上生出来了。他身上一定有一个影子的根。三个星期以后,他已经有了一个相当可观的影子了。当他动身回到他的北国去的时候,影子在路上更长了许多;到 后来它长得又高又大,就是去掉它半截也没有关系。 

    这位学者回到家里来了。他写了许多书,研究这世界上什么是真,什么是善,什么是美。于是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许多岁月也过去了,许多许多年也过去了。 

    有一天晚上,他正坐在房间里,有人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请进来!他说;可是没有什么人进来。于是他把门打开;他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瘦得出奇的人。这使他感到非常惊奇。但是这个人的衣服却穿得非常入时;他一定是一个有地位的人。 

    请问尊姓大名?这位教授问。 

    咳!这位有绅士风度的客人说,我早就想到,您是不会认识我的!我现在成了一个具体的人,有了真正的血肉和衣服。您从来也没有想到会看到我是这个样 子。您不认识您的老影子了吗?您决没有想到我会再来。自从我上次跟您在一起以后,我的一切情况进展得非常顺利。无论在哪方面说起来,我现在算得是很富有 了;如果我想摆脱奴役,赎回自由,我也可以办得到! 

    于是他把挂在表上的一串护身符①摇了一下,然后把手伸到颈项上戴着的一个很粗的金项链上去。这时钻石戒指在他的手指上发出多么亮的闪光呵!而且每件东西都是真的! 

    不成,这把我弄得有点糊涂!学者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决不是普通的事情!影子说。不过您自己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呀。您知道得很清楚,从我小时候起,我就寸步不离开您。只有当您觉得我成熟了、可以单独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我才自找出路。找现在的境遇是再美好电没有,不过我对您起了一种怀念的心情,想在您死去以前来看您一次。您总会死去的!同时我也想再看 看这些地方,因为一个人总是喜爱自己的祖国的。我知道您现在已经有了另一个影子;要不要我对您或者对它付出一点什么代价呢?您只须告诉我好了。 

    嗨,原来是你呀!学者说。这真奇怪极了!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人的旧影子会像人一样又回转来! 

    请告诉我,我应该付出些什么,影子说,因为我讨厌老欠别人的债。 

    你怎能讲这类的话呢?学者说。现在谈什么债呢?你跟任何人一样,是自由的!你有这样的好运气,我感到非常快乐。请坐吧,老朋友,请告诉我一点你过去的生活情况,和你在那个热带国家,在我们对面那所房子里所看到的事情。 

    是的,我可以告诉您,影子说。于是他就坐下来。不过请您答应我:随便您在什么地方遇见我,请不要告诉这城里的任何人,说我曾经是您的影子!我现在有意订婚,因为我现在的能力供养一个家庭还绰绰有余。 

    请放心,学者说,我决不把你的本来面目告诉任何人。请握我的手吧。我答应你。一个男子汉说话算话。 

    一个影子说话算话!影子说,因为他不得不这样讲。 

    说来也真够了不起,他现在成了一个多么完整的人。他全身是黑色*的打扮:他穿着最好的黑衣服,漆皮鞋,戴着一顶可以叠得只剩下一个顶和边的帽子。除此以外,他还有我们已经知道的护身符、金项链和钻石戒指。影子真是穿得异乎寻常地漂亮。正是这种打扮使他看起来像一个人。 

    现在我对您讲吧,影子说。于是他把他穿着漆皮鞋的脚使劲地踩在学者新影子的手臂上它躺在他的脚下像一只小狮子狗。这种作法可能是由于骄傲而起, 也可能是因为他想要把这新影子粘在他的脚上。不过这个伏着的影子是非常安静的,因为它想静听他们讲话。它也想知道,一个影子怎样可以获得自由,成为自己的 主人。 

    您知道住在那对面房间里的人是谁吗?影子问。那是一切生物中最可爱的一个人;那是诗神!我在那儿住了三个星期。这使人好像在那儿住了一千年、读了世界上所有的诗和文章似的。我敢说这句话,而且这是真话,我看到了一切,我知道了一切! 

    诗神!学者大叫一声。是的,是的!她常常作为一个隐士,住在大城市里面。诗神!是的,我亲眼看到过她一刹那,不过我的眼皮那时被睡虫压得沉重;她站在陽台上,发出道很像北极光的光。请告诉
(第2/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